白草QAQ

好久没写了?17年的第一页手账吧,这大概是我最精细的一次??

【七夕贺文】他(她)不爱我—楚苏篇

—七夕贺文,校园风(应该?)

—ooc严重

—食用愉快~



————————————————————————————————

       

        楚云秀虽生了幅漂亮皮囊,但因为她的许多想法又或说是她的圈子太过小众,所以升入高中的一年来,能与楚云秀谈上几句的人,少之又少,甚至称得上是屈指可数,就更别说知心好友罢。

        楚云秀曾经想过,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三年吧……

        ——直到她遇见了苏沐澄。

        说道苏沐澄,就不得不提她是全校公认的校花,不仅长得明艳动人,性子更是温柔体贴,尤其是那双眼睛,似盛满盈盈秋水。毫不夸张的说,苏沐澄和楚云秀是两个世界的人。

        或许就是因为两人的巨大差异,所以当苏沐澄早早踏进重新分配的班级时,带着潜意识里的些许好奇与讶异,第一眼就望到了楚云秀,那个在全校出了名的不好相处的姑娘。

        而后者,正侧着脸,淡然自若地坐在靠窗的最后一排,嗯——发呆。楚云秀右手撑着脑袋,眼神涣散地盯着窗外,左手则富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嘴里还哼着断断续续不成曲的小调。鬓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更衬出分肆意洒脱。晨光恰到好处,洋洋洒洒,悄然勾勒出一幅恍然隔世的画卷。苏沐澄看着眼前景象,竟凭空生出一丝没由来的惆怅。她眯了眯眼,恍惚觉得这调子有些熟悉。

       关节敲击桌面的声音异常清脆,回荡在空旷的教室。蓦地,停下了。楚云秀刹那便扭过头,正直直对上苏沐澄复杂的视线。两人都愣住了,就这么尴尬的杵在那。苏沐澄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沉思,倒是先一步反应过来。她清了清嗓子,随即绽开一抹清浅的笑容:“你好,同学,我是苏沐澄!”语调微微上扬,眉眼弯弯,任谁碰上这么一个朝气蓬勃的女孩,都会赞上几句。

        但楚云秀没有回应,她仍是直勾勾的盯着苏沐澄。

        就在回眸的一瞬间,她沉寂已久的心海漾出层层波澜,似是有什么东西像一颗种子扎入她心海深处,悄无声息的生根。楚云秀豁然明白了那些花痴的心思,那双明媚动人的眼睛,正满含笑意地望着自己。像一泓清澈溪泉,又如一弯深邃海峡,使人沉迷,无法自拔。苏沐澄迎着光,眼眸中投下了斑驳的树影和散碎的柔光,她的长发被染上点点暖意,泛着金色的绒光,令人隐隐生出仙女下凡之感。就连那随风轻轻摆动的发梢,都显得俏皮而轻快。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楚云秀想着,只有这八个字可以形容苏沐澄此时此刻带给她的惊艳。

        这是楚云秀与苏沐澄的第一次交集。

        而苏沐澄的模样,就像楚云秀那日哼唱着的民谣一般,虽平淡却带着丝丝和煦暖阳,悄悄渗入楚云秀的心,镌刻于她的心扉之上。

        两个姑娘迅速熟络起来。她们或从天南聊到地北,或从学习谈到演唱会。楚云秀渐渐发现,两人的生活竟是如此的相似:她们玩同一款游戏,听同一种风格的歌,看同一部电视剧,甚至于,有一样的稀奇古怪的想法。

        楚云秀开始关注起苏沐澄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她喜欢苏沐澄的抿嘴浅笑,喜欢苏沐澄的嘟嘴撒娇,喜欢苏沐澄的银铃笑声,总之,她喜欢苏沐澄的一切。

       当楚云秀意识到时,心跳不知为何,有些慌乱。她告诫着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同时把这一切归功于自己遇到知己的喜悦。

       但楚云秀还是逐渐沉陷于苏沐澄的温柔与时不时的古灵精怪之中,她开始将越来越多的心思放置于苏沐澄身上。每当她面对苏沐澄灿烂的笑颜,她都会感到莫大的满足与越发强烈的悸动。

        两人日渐亲密,形影不离,每每见到她们相谈甚欢的模样。甚至有学弟调笑道:“苏女神和楚学姐两人的感情好得让人心生嫉妒,真是比那新婚燕尔还要腻歪。”言语之间无不透着股酸意,直逗得众人是哄堂大笑。传到两位的当事人耳里,却只是博得苏沐澄的嫣然一笑。

        反观楚云秀,依旧我行我素,回应就像是石沉大海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众人便也不在自讨没趣。

        只有楚云秀自己知道,她表面上的风轻云淡不过是装的,内心早已称得上波涛汹涌。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在听到旁人嫉妒的话语时,心中会传来抑制不住的欣喜乃至狂喜,更无法掩盖自己在那一瞬间从四肢百骸涌向大脑的想法:她几乎想拉过苏沐橙的手,对着那些觊觎苏沐橙的人宣誓占有权——

        苏沐橙是我的

        这个念头在楚云秀脑中一闪而过,她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也不能再继续想下去。那颗深埋已久的“种子”霎那破土而出,卷曲的新叶显得娇嫩可爱,但楚云秀却巴不得将其狠狠剪除。

        自己怎么会……楚云秀感觉自己被紧紧扼住喉咙,不断被压缩着呼吸的空间,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之前的过分关注有了解释,莫名心动有了回应,答案呼之欲出。

        楚云秀不自知的咽了一口唾沫,她下意识的逃避真相,逃避那个危险的真相。楚云秀全身冰凉,惧怕、恐慌蔓延至她的全身。她知道,清清楚楚的知道,那是禁忌,那不是友情,是不知何时潜滋暗长的情愫,不管是对她,还是对苏沐澄,都是不能踏足的地方……

        这是楚云秀第一次,萌生了远离苏沐澄的想法。

        楚云秀开始小心翼翼的保持与苏沐澄的距离:她刻意避开与苏沐澄独处的机会,不再去找苏沐澄聊天,对于苏沐澄主动地招呼,也只是淡漠的敷衍一声,就算是与苏沐澄面对面,她也只会搪塞上几句,再随便找一个借口,抽身离开。

        这倒称得上是近乎绝情的做法,只不过,这行动下来,楚云秀对苏沐澄的念想却是越发的深,颇有野草疯长之势,越缠越紧,隐隐占据了她的整颗心。

        如此三日,无论是心眼多大的人都会意识到她们之间的异样,更别说是心思细腻的苏沐澄——她只是苦于找不到机会,实在是因为这短短几日,楚云秀避她如蛇蝎一般。

        这不,终于让她发现了机会。苏沐澄猫着身子,蹑手蹑脚的跟在楚云秀身后。待楚云秀走到偏僻的角落处,她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楚云秀面前,双手“啪”的一声搭在她的肩上。

     “秀秀,你这几天为什么躲着我?”

     “有,有吗?”楚云秀被吓得一愣,随即有些心虚,磕磕碰碰的答道,眼神飘忽的四处乱瞟。

     “难道没有吗?”苏沐橙眯起双眼,面庞向楚云秀逼近,反问道。可一眨眼,她又换了一个模样:只见苏沐橙咬着下唇,一双杏眼波光盈盈,拼命地眨巴着,就连眼角也微微泛着桃色,仿佛下一秒便会哭得梨花带雨,真真是委屈极了。

        楚云秀见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不由得软了下去,忙不迭轻声细语地安慰道:“真的没有啦。”

        苏沐橙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她正吃准了楚云秀吃软不吃硬的心思。

       “是吗———”苏沐橙嘟起嘴,软儒的声音将语调拉长,像猫咪的爪子一般直抓得人心痒痒。

        楚云秀并非忽略了她转瞬即逝的精光,可她一听苏沐澄撒娇的语气,整个人便没了脾气,玩玩全全忘了三天前的决定。

       “那秀秀周六陪我去游乐园玩吧!”苏沐澄伏下身子,眼睛亮亮的盯着楚云秀,蓬松的秀发若有若无的撩过她的胸口。

       “我……”楚云秀有些犹豫,她的内心深处不想发过任何一个与苏沐澄相处的机会,更何况是两人单独出去玩。但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能越陷越深,要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那就这么定啦!”只可惜苏沐澄没有理会楚云秀的犹豫,而是俏皮地冲楚云秀吐了吐舌,转过身蹦蹦跳跳地走了。

        直到她的身影愈来愈远,楚云秀才反应过来。她望着苏沐澄的背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止不住的懊恼:我怎么就答应她了呢?

        接下来的几日里楚云秀都活在纠结之中,只可惜她终究是没有狠下心来拒绝苏沐澄的邀请,心里竟还带着一点小期待。

        短短数日一晃而过,楚云秀抬头仰望着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心里竟浮现出苏沐澄脆生生的笑容。自己这是想什么呢?楚云秀使劲摇了摇头,想把这奇怪的想法驱逐出脑海,可那笑容却是越发深刻。早知道……楚云秀一边唾弃着自己意志的不坚定,一边悄悄萌生了一丝退意。可她转念一想,便忆起了苏沐澄满含期待的眼眸。如果自己不去,她定会是委屈极了。

       一想到苏沐澄皱成一团的俏丽小脸,楚云秀的心又软了下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转头却踩着轻快的步伐朝游乐园走去,那微微上扬的嘴角,任谁也看不出她还心存着往日远离苏沐澄的半点心思。


————————未完待续————————————————————


—其实还没写完,难产了很久,后续不知道何年何月【摊手

—明天是少天生日,我的贺文还没动【心累极了

—七夕快乐!!!!【一起吃狗粮吧

【肖翔】肖时钦生贺,取名无能

肖时钦有些迷茫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正是自家恋人熟睡的脸庞。温热的气息轻轻吐露,像羽毛不时地撩拨肖时钦的心弦。他带着些许无奈勾起一抹清浅而宠溺的笑容,修长的手指流连在孙翔的脸颊与碎发。肖时钦撑起身子,伴着孙翔有些不满地呢喃,在孙翔的耳畔轻柔地道下一句:“孙队,早安。”

 肖时钦随即伸长手,去够桌上一直震动着的手机。他瞟了眼时间,发现此时只不过是9点。这假期的大清早,谁会打电话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饶是肖时钦的性子,此时也不免有些火大。“喂,你好……”肖时钦手指一滑,便接通了电话。他一边压低音量,一边翻身整理衣衫,“你是?有什么事吗?”

“你好,我是送快递的,我现在在你家门外,来签收一下。

“啊?好,好。”快递?谁寄得啊?这里的地址也只有职业群的那些家伙知道吧……不会是小戴吧!想到这,肖时钦突然背后一凉。就在三个月前,小戴寄了本all翔本,快递的签收人写着“肖时钦”,但最后签收的却是孙翔。而孙翔那张几乎要将自己大卸八块泄愤的模样,至今让肖时钦印象深刻。

越往深处想,肖时钦越发有些后怕,他不禁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他怀着足以称得上忐忑的心情打开了门,一瞬间——他松了一口气。望着眼前巨大的箱子,肖时钦竟有些庆幸——还好不是同人本!

带着些许欢喜接过箱子,肖时钦第一眼便看到了快递顶层上有些潦草且十分显眼的几个楷体大字:小事情生日快乐!他这才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可不知为何,看着这几个字他的心又悬了起来,肖时钦隐隐有些不详的预感。

抱着木箱,肖时钦自是瞅了几眼,可他突然觉得,这箱子的大小,重量竟透着几分熟悉。真的是……将箱子放下,肖时钦麻利地划开胶带,看着里面的物品,一瞬间有些咬牙切齿,又或说是无奈:够了啊……

他不禁挑了挑眉,言语已无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摆在他的眼前的,正是孙翔的“心爱”之物——一箱六个核桃。肖时钦不禁扶额悲叹,但他并没有呆在原地,而是在一边摇头的同时,一边迅速转移这箱“定时炸弹”。

“小事情?你起这么早做什么啊?”带着点懒散的声音并不像往日那么悦耳勾人,反而如一颗手雷一般在肖时钦耳边炸响,他被吓得浑身打了个激灵,接着有些僵硬的回过身,正对上孙翔显者朦胧睡意的双眼,干巴巴地答道:“孙,孙队,这么早啊?”

孙翔有些疑惑,肖时钦今天的言行着实有些奇怪,他上下打量着肖时钦,言语间透着丝丝火气:“还让不让我睡觉啊?”

“没、没干什么”肖时钦不自然的扯起嘴角,身子却一点一点地朝箱子前方挪动。

孙翔眯了眯眼,肖时钦的动作他自然是尽收眼底。毕竟无论肖时钦怎么遮挡,箱子还是会露出一角。

“小事情阿,你背后的箱子放的是什么呀?”

“啊?”肖时钦下意识扶了扶眼镜,故作镇静道:“不过是别人寄过来的生日礼物而已。”

“是吗?谁送的啊?这么大?里面是什么啊?”孙翔一瞧肖时钦不经意间的动作,心下了然,对于箱子的好奇便更浓了。

“没什么的……”肖时钦还想做什么阻拦,却也有心无力。他看着孙翔脚步一跨,脑袋一探,只得把脑袋别过去,心中只剩下大写加粗的“完了”

意料之中的暴风雨并没有来临,肖时钦悄悄回过头,只见孙翔阴沉着一张脸,心顿时沉了下去。孙翔没有说什么,只是面(面)无(目)表(狰)情(狞)地抱起地上的箱子,再面带微笑的从肖时钦身边走过,轻飘飘地丢下一句:“六个核桃我收下了。”当然,如果能忽略孙翔头上暴起的青筋和嵌入箱子的指甲就更完美了。

肖时钦却没有松了一口气,他深知这可能会是自己从小到大过得最悲惨的一次生日。果不其然,孙翔留下了欲哭无泪的肖时钦,伴随着“啪!”的一声巨大关门声,丢下一句:

“肖时钦你丫一个月都别想上床!!!”

肖时钦从睡梦中惊醒,突然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鱼呼吸着空气。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打湿了鬓发与衬衫。他摸索着拿到手机,一瞬间,亮眼的光芒刺痛了肖时钦的眼睛。他微微扭过头,蒙胧间,望见了屏幕上的时间和占据着整个屏幕的雷霆标志。心刹那钝痛,像一只受伤的小兽无声地呻吟。肖时钦重重地摔回床上,手机被他顺势一丢,闪烁着清幽的光。

难怪……会做那样的梦啊……

肖时钦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笑了,却带着苦涩和伤感,他随即用手臂盖住自己已经沾上点点水意的眼睛:

孙队,不,孙翔……要记得祝我生日快乐啊……



———————————————————————————————

嘛,有爱的结局【并不

小事情生日快乐!



其实原本我是想写he的【一本正经

【伞修】叶不羞生贺无题

新人试水短篇,请不要大意的喷_(:зゝ∠)_

----------------------------------------------------------------------------

       虽说已是5月的尾声,H市却依旧烟雨濛濛。清清冷冷的气氛,愣是看不出一丝迎接酷暑的模样。那稀稀疏疏的雨点,落在地上溅出水痕,转眼淡去,硬生生衬出一分萧瑟。

       叶修沉默的瘫坐在桌前,电脑屏幕上自然是荣耀的界面。可他只是坐着,手指动也没动。屏幕映出叶修走神的脸,他空洞的视线像是透过屏幕,望向远方,思绪早已飘到九霄云外。

       桌上摆着一本台历,新的一页被画上了不失俏皮的爱心——那是沐澄的杰作。但当事人好似浑然不知今天是他的生日,反倒将自己关在房间中,开着荣耀发呆。

       阿修……他看见叶修这般模样,自是有些担心。他正想走过去,却见叶修点起了一支烟,转眼,已是一片烟雾缭绕。

       “啧”叶修咂了咂舌,朦胧之中却显出一抹落寞。

       真是的!看见叶修点燃了烟,他的心中除了有些不悦,尽是满满的心疼。他皱了皱眉,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叶修的身后,却不由自主勾起嘴角,缓缓伸出手,动作极其轻柔。

       别抽烟啦……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柔,他的神情是那么宠溺。可他的手刚刚碰到叶修的手却像毫不存在一般,穿了过去。随即他愣了愣,张开手想努力抓住什么,却只能看着他像一缕轻烟悄然飘散。

       手无力的垂下,他看着自己那几近透明的手,那扬起的嘴角也染上了淡淡的苦涩。自己真是……他自嘲的笑了笑,明明陪了他十年,却还是忘记了自己不能碰到他吗?一瞬间,他的眼眸黯淡了下去,显得那么无助,乃至悲凉。

       窗外的细雨依旧下着,连绵不断,却扰得他心烦意乱。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他转过身,身影却是那么孤寂。他走得极缓极慢,像是留恋着什么。

       在他即将迈出房间一刹,好似想到什么一般,蓦然回首,叶修还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他微微扬起一抹笑容,眼眸中漾着望不尽的深情:

      “阿修,生日快乐……”

       转身,离去……

       而叶修低垂着的眼眸却突然焕发出一丝光彩,他轻声低喃着:“嗯,我知道的,你一直都在……”

-----------------------------------------------------------------------------

望喜欢zz

叶不羞生日快乐!